2020年的支付行业依然乱象丛生,支付公司到机构到大小代理商如何破局?

   陆POS注意到,近日,不少上市支付公司公布了2019年的年报,多家均实现了同比增长。
        其中小编注意到在A股上市的某拉支付全年营业收入 48.99亿元归同比减少13.73%,收单交易金额3.25万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8.06亿元,同比增长34.5%。 而另一家港股上市的某付公司2019年完成支付交易量2.2万亿元,同比增长21%;收入同比增长13%;净利润由人民币1.7 亿元提升至人民币2.4亿元,同比增长39%;经调整净利润同比增长15%,由人民币2.63亿元提升至人民币3.03亿元。 一个交易量3.25万亿赚了8亿,一个交易量2.2万亿赚了3.03亿,虽说两家支付公司还有其他业务,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绝大部分利润都来自于POS机收单业务。可见,POS机业务还是很赚钱的,当然了只针对于支付公司。
        简单来讲,某拉扣完所有开支后赚了万2.4,某付扣完所有开支后赚了万1.4。而可笑的是众支付公司给代理商的结算价均在银联标准结算资费附近甚至以下,基本每家支付公司都有千人左右的团队,从政策上看这堆人不吃不喝不赚钱,竟然徒增万1-万2的净利润,你说可笑不可笑?那么这些利润到底是哪来的呢?答案自然是:跳码,跳最低的0费率;涨价,涨更高的结算价;偷数据,偷更多的交易量;压货,压到代理商激活不完为止;割韭菜,割最肥美最高的那几棵……
        除了这些老套路外,现在不少支付公司又玩起了不少新花样,如前几天某自媒体爆料的某驿旗下产品扣取天价流量费,到账金额自动抹零的做法;又比如网传靠谱到可以“世袭分润”的H伙人也被爆出商户4个月不刷卡的商户会被“释放给总部”;2020年各大支付公司的种种做法进一步拉低了整个行业的下限。除了支付公司没下限,从业代理其实挺多也一样没有下限,分润不发,压货套路,变更考核规则,捆绑式“合作”等玩法也是屡见不鲜。当然了,大家最最痛恨的依然还是目前屡禁不止的电销行为。前段时间,小编发文《紧急通知!拉卡拉,银盛、易生、国通、通联、随行付、付临门、中付支付用户赶快看!》,随后不少粉丝在文末留言支付公司贼喊捉贼,称不少支付公司都是自建电销部门,自己电销。
        虽说不能说明断定是支付公司的电销,但是据代理商描述,冒用其他支付公司客服升级机器,客户到货后投诉给某付客服,竟然也不予处理。没有支付公司的“助纣为孽”,哪有代理商电销时的“为虎作伥”。所以,粉丝所谓的“贼喊捉贼”也不无道理。对于“POS机电销”,小编始终持反对的态度,不针对打电话的行为,只针对那些买人家已装过的客户的资料的人。别整天对小编冷嘲热讽,什么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等到哪天你公司的员工也被人一个个打电话挖走,或者整个团队出去单干,看你还嘴还硬不硬。记住,没有人是傻子,你能干的事情绝大部分人都能干。


文章分类: 支付动态
©2020 星收宝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