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的中国,用信用卡刷POS机结账应该是一种时尚;而20年后,虽然科技几经演进,搭载二维码的移动支付已经渗透到KTV、快餐店、甚至路边小吃摊、流动菜贩子等每个细小的角落,POS机刷卡依然"坚挺"。

不过,与20年前相比,多的不仅是POS机的数量,还有POS机的玩法——套现,在此基础上还滋生出分销代理、抱团代还信用卡等不同的形式,也养活了一条游走在灰色地带的"POS套现"产业链。

在这个链条上,有人以此为生,有人趁机发财,而矗立其上的非银支付机构视若罔闻、银行也是"抓大放小"……共同造就了这个产业的"繁荣"。并且,伴随着疫情之下的现金流危机,POS机"套现"更是风生水起。

疫情下的"新刚需"

自2月份以来,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线下消费场景大多被严重摧残,时至今日也难掩颓势。最近一份中国饭店协会研究院的调查显示,五一期间,超九成餐饮企业客流量较去年下降了一半,营业额不足去年同期的一半。

有业内人士表示,五一期间的餐饮营收可以还不如普通的周末。很多人念念不忘的"报复性消费",依然遥遥无期。

在此期间,如西北莜面村、老乡鸡等龙头餐饮企业通过哭穷的方式,火速拿到亿元的贷款或者授信。但更多的小微企业却很生存维艰,难以直接享受相关政策带来的红利:即便有政策鼓励房东减免房租,但小微企业租住的商铺大多是个体所有,也需要日常开销,双方很难谈拢;若想要转型线上,一没有技术,二没有资源,更重要的还是没钱……

而同样的一幕也出现在旅游、民宿等相关产业,因此,"借钱周转"已经成为小老板们的新刚需。

然而,小商户"贷款"的端口正在不断萎缩。

先说银行,对于小微企业的贷款从来都是十分慎重,没有抵押或者大公司背书,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儿。而所谓的互联网金融、普惠金融等平台,则由于2018年以来的P2P行业爆雷潮,政策管控日益严格,对现金贷等行业整顿也越来越强。

在此情形下,不少网贷公司、消费金融公司都开始调整了自己的风控战略,但几乎都围绕着一个字——"紧"。据不少用户反映,很多公司已经停止了对新增用户的放贷。

疫情之下,小微企业需要贷款"过冬",维持精致生活的个人更需要贷款"度日"。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95后女生坦言:"为了买包包、衣服、化妆品,'月光'是常有的事儿,信用卡、花呗、现金贷等各种渠道都有尝试。如今,很多网贷平台不给放款或者冻结已有额度,为了还款,只能不停地打听还有哪些'口子'可以下款。"

在此情形下,借着信用卡还款、养卡等名义,POS机"套现"的行为又有所抬头,且迅速从三线城市向十八线县城下沉。

POS机"套现",商家与个人均有参与

前不久,数字科技洞察在一个三线城市的某夫妻老婆店中买烟,发现其柜台上摆着两部POS机,在门口的角落处还有"代偿信用卡"等广告字样。当提出是否能刷信用卡"套现"时,店主称需要收取7个点的"手续费",即套现10000元,实际上要刷10070元。

而在实际走访中,这样的案例几乎随处可见,手续费从5个点到7个点(千分之五至千分之七)不等。

为何人们宁愿选择"套现"这种方式,而不是走正规"取现"的途径呢?

有业内人士算了这么一笔账:如果选择从银行柜台或者ATM机取现,银行通常要先收取0.5%-2%的手续费(各个银行费率不一),然后每天还要偿还万分之五的利息,这种"取现费+利息"无疑十分惊人。

而选择从POS机渠道"套现",不仅可以获取远低于银行"取现"的手续费,还有长达50多天的"免息期"。显然,"套现"远比"取现"划算。

而疫情之下的芸芸众生赖此周转者甚多。

还有另一种更为"省事"的做法,就是个人购买POS机"养信用卡"。

数字科技洞察曾经接触到一位王先生,就是在亲戚那里听到了POS机套现的消息,月入3000元的他购入一台POS机,"这台POS机可以刷任何人的信用卡,包括和绑定卡同名的信用卡。凭借这种方式,可以实现多张信用卡的资金流转,还能够利用时间差来换房贷、车贷,甚至还能赚取一定的收益。"

自2016年信用卡费率下调之后,个人购买POS机"套现"变得更为常见。

POS机"套现",代理商从中推波助澜

"夜路走多了,总会碰见鬼",有人担心刷POS机多了会被降额甚至封卡。不过,这些都是可以借助种种手段规避的,而这些手段的集大成者就是"代理商",他们从中也攫取了大量"分润",助长了POS机套现的不良行为。

数字科技洞察在某三线城市的大学城附近洞察看到,一些衣冠楚楚的白领人士借着推销信用卡的名义向人们销售POS机,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还会跟跟用户详细介绍各种刷卡"注意事项":

"商户带积分,商户多选择。交通银行喜欢百货商店,招商银行青睐住宿类业务,平安银行重视就餐场所,建设银行喜欢茶馆和咖啡馆……"

"公益类优惠类,一定跳过,虽然费率低,但极不安全……"

"刷卡后一定查询是否跳码,大金额更是如此……"

"同一天内,不要跨区域刷卡……"

"大金额消费跳码现象,直接威胁你的信用卡!"

数字科技洞察质疑道:总是在同一台POS机上刷信用卡,不会被发卡银行怀疑吗?这些代理商则表示:"放心!我们有50家不同行业的商户随机切换,制造出在不同商户刷卡消费的假象,以此来逃避银行的监控。"

"代理商",是POS机"套现"的积极推动者。

据某地级市pos机代理商介绍,他们旗下有拉X拉、瑞X信、X捷、星X付、通X付等多款产品,为了让更多商家接受POS机,他们会简化POS机的申请程序,放松对申请资质的审核、考察,甚至收费帮助代办手续,使得"皮包公司"也能顺利从POS机代理人、中介人手中直接办理POS 机,从而在一定程度上使POS机的使用脱离了银行、银联的监管。

而小POS机的办理更加方便,只需要身份证、银行卡就能办理。

而代理商往往并非是单打独斗,而是极其擅长"团体作案",这或许是由POS机的利益分配机制所决定的,任何人都有可能发展成为"代理商"。

当数字科技洞察在明确表示没有"套现"需求后,一位POS机代理商表示:"如果自己不需要套现,可以考虑做POS机代理商,你卖出的每一台POS机只要有交易记录,你就永远有分成。"

从其口中得知:"代理的主要利润来自交易手续费。由于套现手续费由套现者自己承担,从套现者收取的费率和向支付机构结算费率之间的差额就是代理商的利润,业内称为分润率,一般代理级别越高,分润率越高。"

"刚起步可以少拿几台,给自己和亲戚朋友用;以后看周边谁有信用卡,肯定都会用到POS机。""每个层级的分润率是不一样的,客户刷卡的费率通常是0.58,即一万块要58元的手续费;我们可以给你开到0.51,客户只要每刷1万块,你就可以赚到7块钱。""后期客户越多,就可以躺着赚钱。"

到了最低一级的代理(实际上也是用户),刷卡代还信用卡也可以"有讲究"——毕竟,在同一台POS机上刷信用卡,即便是科技再发达,也有被银行发现的风险。

因而,"抱团"也就成为一种常态:他们每人认领一台,然后相互之间刷卡,或者介绍亲戚、熟人来刷卡,还能借助朋友圈进行推广,让这门熟人之间的生意越做越大。

雪球上曾有过这么一个帖子,称有人和朋友们一起依靠代理POS机"套现",每月收入一二百万,不知道是确有其事,亦或是数额有所夸大。

但毫无疑问,在代理商的推波助澜下,POS机"套现"已经演变成一门"好"生意。

拉X拉等平台为何视若不见?

一位业内人士向数字科技洞察表示:"个人用POS机去套现,从银行角度来说是不规范的,因为毕竟是占了银行的便宜。毕竟,相比于正规途径的'取现'而言,银行丧失了一部分应有收益"。

因而,对于帮助持卡人POS机套现的商家而言,其行为涉嫌触犯了刑法。

《关于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违反国家规定,使用销售点终端机具(POS机)等方法,以虚构交易、虚开价格、现金退货等方式向信用卡持卡人直接支付现金,情节严重的,应当依据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即便如此,POS机套现依然屡禁不止。

其原因在于用户对资金的需求、代理商的推波助澜。但但背后持有金融支付牌照并发行POS机的非银收单机构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或者说,他们本身就是POS机套现的"底层推动者"。

近年来,移动支付逐渐成为支付的主流,借助POS机等渠道的支付渠道日益受限。与此同时,一些互联网公司通过消费金融产品等也在不断蚕食着信用卡的地盘,使得银行和非银支付等线下收单机构利益受损。

"银行还好些,有其他业务支撑,非银收单机构利润挤压很严重。"一位银行从业者向数字科技洞察表示。对于拉X拉等非银支付机构来说,借助POS等硬件实现收单业务,是其区别与互联网公司移动支付的差异化发展路径。

以拉X拉为例,为了发展收单业务,陆续开发出了mPOS、智能POS以及兼容所有二维码扫码支付的拉X拉Q码、拉X拉收钱宝盒、超级收款宝等创新收单产品,为实体小微商户提供包括银行卡、闪付、二维码在内的全支付收单服务。

然而,包括拉X拉、汇X天下等在内的POS硬件是不需要消费场景的,只需要按照操作说明的指引,就可以将个人信用卡的刷卡资金转入至绑定的储蓄卡之中,这种违规套现行为是拉X拉等POS机硬件天然所具备的"功能"。

而为了收单等业务的发展,拉X拉也不大可能"自毁长城",加强对这种"套现"行为的限制。

翻开POS机的推广史,包括拉X拉这家上市公司的多家POS机发行机构,都曾以存在危害支付服务市场、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相关规定、商户巡检不到位等情况,被央行处以罚款。实际上,关于上述被惩罚的行为,并非他们做不到,而是"不愿做"。

不过,随着国家对于金融监管政策逐渐收紧,在清理了现金贷、P2P之后,游走在灰色地带的POS机套现或许也做不长久。

对于诸如拉X拉等非银收单机构而言,自身加强对POS机套现的审查,才能持续平稳发展。若等到监管机构决心已定,再"挥泪斩马谡"就不知道能否跟得上?

来源 | 数字科技洞察

·END·